海盐焦糖

改了个好吃的名字
想变得有趣

稍微打算认真的时候一开口就会开始后悔,发现我的想法和我的表达逐渐偏离,就好像“我”变成了一个低劣的、仅供人共鸣发泄的借口。


我厌恶每一个“我”,因为它懦弱顺从他人所说,抹杀唯一的我。